系主任致辞

哲学乃大学之灵魂,众学之根本

大学之为大学,不在其学广而无所不包,而在其学通而无所不达。众学中者,唯哲学为至通之学,是以,哲学乃大学之灵魂,众学之根本。无哲学,则大学失其精神而为技校,众学丧其根基而为器术。人类有哲学而始有学园;自大学兴于中古,哲学系必与焉。盖此之故也。

何以谓哲学为至通之学?西人曰:哲学乃爱智慧之学。智慧为神所独有,而人不有之,然吾人却可向往之,追求之,以使自己近乎智慧而成就完善与卓越之自己。然则,如何追求智慧、向往智慧?唯追问智慧之问题也。何谓智慧之问题?万物之始基,世界之本原是也。

哲学兴于自然哲学而始于自然中寻求始基,探寻本原,苏格拉底-柏拉图为之一变而转向人间事务,奠定哲学之正道。这一转向并非问题之转变而放弃探寻世界之本原,实乃转换研究本原之路径:唯有通过真正的人自己,才能与事物本身相遇而通达万物之本原。因此,自苏格拉底始,哲学既为本原之学,亦为认识自己、成就自己之学。从此,本原与自己为哲学之两端,而理执其中。真正的本原之学,必是成己之学,反之亦然。此亦孔子所谓“为己之学”“成己之学”之本意,因为唯有能立大根大本之学,方可立人而成其己。

实际上,世界本原问题的提出,就像一道光芒从人类心灵世界划过,照亮了万物,也召唤了人类对自身身份的意识与追问:在这个世界上,人究竟处在什么位置上?人在何处能立定自身?这在根本上意味着人类试图越过纷繁不定的在场性事物去寻找可以立定自身的确定性与可靠性。而这种确定性与可靠性终究只能是基于绝对性的存在,因为只有绝对的一或绝对的存在,才是真正可靠的。在这个意义上,追问本原问题实质上乃追寻绝对者的问题;本原问题的提出意味着人类开始了对绝对与自身的觉悟。

人类除了以哲学-思想的方式追寻本原外,通常还以宗教的方式觉悟这一绝对。不过,并非所有文化、所有民族都达到了对绝对的觉悟。就古代民族而言,只有四个民族在人类的早期对绝对的本原有系统而深度的自觉,这就是古希腊、华夏、犹太与印度。他们因对绝对的本原有深度的自觉而各自开辟了具有世界意义的历史,人类的全部历史就运行在他们开辟的轨道上。在这个意义上,他们乃是人类四个本原民族。他们以对本原的追寻与自觉而担当起了人类特殊的使命:以绝对的意识与绝对的原则驯服世间一切权力,以维护普遍道义于历史之中。

如果说后两个本原民族更多是以宗教的方式去面对绝对者,那么华夏与古希腊则主要是以思想的方式去领会与守护绝对者。在这个意义上,华夏与古希腊都属思想性的本原民族,因为他们都是以理性自省的方式去追寻、理解与守护本原。这种理性自省式的本原之学,华夏谓之“经学”,谓之“形而上学”,谓之“大学”,而希腊名之曰“哲学”或 “元物理学”。名相相异,其理可通。

作为本原之学,哲学实乃经天纬地、立心立命之学。哲学的使命首先不在探究一国一族之兴衰,而在立定世界之根本而明天下普遍之理于普天之下。是以,今日之哲学,若要承担起自己的使命,不仅当穷通古今、贯通未来,亦且当会通世界普遍之学,达乎天下普遍之理,以安天下人人之心。因此,今天在中国从事哲学研究,不仅需要坚守传统经学之明明德于天下的普遍主义精神,更当以一个本原文化民族的开放胸襟去面对和消化综合了希腊与希伯莱这两大本原文化精神的西方哲学,使今天在中国的哲学研究不是简单地重温国故,甚或返回先秦,而是以综合、会通四大本原文化之精神为己任,构建今日天下之“大学”。

清华大学哲学系自其酝酿及诞生起,就以纳新、开新、立新之姿态出现,自觉自任哲学在今天之使命。纳新而有王国维、梁启超最早之德国哲学研究、美学研究;开新而有逻辑学学科在中国大学之确立;立新而有金岳霖之《知识论》、《论道》,冯友兰之《新原人》、《新理学》,张岱年之“分析的唯物论”等,“清华学派”因之立。自本世纪初复建之后,清华哲学系更以自觉之意识接续“三新”之精神,以促成自由之思想自任,以造就思想精英自期,以成就思想策源地自励。清华哲学系愿与天下哲学界同仁共赴哲学之未来。

                                                
 黄裕生

  2014年9月22日

 

 前系主任致辞

哲学是对生活智慧的求索和践履,是时代精神的不断凝练。哲学要求我们以学、问、思、辨、行的方式“关心自己”,要求我们过真正值得过的生活;要求我们以怀疑、批判的眼光审视习俗、制度、时尚和潮流,要求我们诗意地栖居于大地。 

哲学诉诸逻辑、分析、论证、反思、批判、理论或话语,离不开经典和文本,但绝非仅此而已。哲学永远追求与人生“不可须臾离”的道。 

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哲学系的全体师生将始终不渝地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哲学同仁共同追求“成己成物”的生活智慧。

卢风教授      

2011年8月31日 

 

前任系主任致辞

清华大学哲学系古老而又年轻,其所经历的从诞生到辉煌到中断、继而猛然再生的曲折路程,堪称一部跌荡起伏的哲学命运交响曲,其间所蕴涵的高昂与低回、雄浑与尖厉、悠扬与急促、以及有如凤凰涅磐的律动,不仅清晰地传达了近世以降中国哲学启动和行进的沉重步调,而且也让我们隐约地听到了人类在漫漫“爱智”( Philo-sophia)途中铿锵的空谷足音。

作为中国现代大学两个最早的哲学系之一,清华哲学系同邻居京都的北大哲学系分享了中国现代大学教育史上开创新型人文学统和中国哲学教育谱系的殊荣;作为1952年“院系调整”的技术策略要素,清华哲学系又戏剧般地成为了北大哲学系的构成部分,然而,这却并非大学间自由竞争的自然结果,而是某种人为配置的历史结局;今天,作为清华大学复兴文科的战略步骤和重要成果,清华哲学系踏着21世纪人类文明与文化行进的节律,在短短几年间卓然重建。    

一个古老的经典性人文学科系在短短的80余年时间里,竟然呈现如此丰富而独特的生命韵律,即使饱含沧桑巨变的阵痛,也依旧堪称一部动人心魄的精神欢乐颂!    我想说,所有投入并为之奉献的爱智者们都是这一独特文化共同体生命咏叹的音符,都有足够的理由为她光荣的历史和强健的新生而感到骄傲!金岳霖、冯友兰、张岱年....一长串卓越的名字是她光荣历史的重音符,他们奠立了清华哲学的基调,也确立了逻辑学和中国哲学的知识教育谱系,因此他们才有资格置身于20世纪中国哲学家的名人堂前列。     

而今,来自五湖四海的清华哲学继承者们志愿跨越时间的断层,接过先贤的衣钵,立足广阔而纷繁的世界,投身百炯竞帆的激流,广结善缘,深入堂奥,续写“清华哲学”的当代华章!     

清华大学哲学系复建伊始,我曾在《清华哲学年鉴》(创刊号)的“主编序言”最后撰写一联。在此,我愿将之抄录如次,以表当今清华哲人的心意:

世纪沧桑,沧海桑田正当。论道古今中外,现代逻辑称典范;贞元六书一绝,传承理学写华章。不著风雨,不著漂泊,不著荷塘呈妙景。光大儒家道德,禅祖慈悲,老庄自然。中焦我旧邦开生面,中焦此帷大。赏门日月,日新月异犹可追。筹谋南北东西,人文谱系述渊源;肇始千禧再兴,创造辉煌担重任。甘于拓荒,甘于寂寞,甘于故纸走边缘。劲培马列薪火,杏坛智慧,科技才俊。且借陈酿煮未来.且吟且沂。    

最后,我谨代表清华大学哲学系全体,向海内外哲学同仁和一切关心清华哲学的人们承诺:清华哲学将永远学习历史、立足时代、关切今天的中国与世界、面向人类的未来,面对一切哲学的存在与存在的哲学意义,忠实地履行“爱智”的天职。

敬致

真诚的握手和崇高的敬礼!

 

万俊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