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回顾丨奥特弗利德?赫费海外名师讲堂

    2018年10月18日下午,由清华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主办、清华大学哲学系与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协办的海外名师讲堂第221讲,在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大同厅如期举行。本次讲座有幸邀请到了当代德国著名的哲学家、海德堡院士、清华大学哲学系名誉教授奥特弗利德?赫费,就“培育我们的世界—论技术与教育的人道旨归”(To Cultivate Our World:On the Humane Purport of Technology and of Education)这一主题进行了演讲。清华大学哲学系范大邯老师主持讲演并向赫费教授颁发了名师讲堂纪念牌。

    在演讲开始前,赫费教授首先祝贺了清华大学在2019年的QS世界大学排名中获荣获第17名。在演讲中,赫费教授表示,他的整体哲学计划是试图发展一个将自由的原则与现代社会的诸核心要素相结合的理论。这个计划所面向的世界包含四个维度:外在自然世界、内在人的本质、语言世界和社会世界。本次演讲主要涉及外在世界(科技)与内在世界(教育),因为这两个要素与清华大学息息相关。

    首先,赫费教授将科技(techonology)的词源追溯到古希腊的“techné”一词,并指出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科技的核心始终如一地包含着实现目的的充分能力。科技的历史能够被简略地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基于个体经验的知晓、第二是能够根据规则教授和学习的技巧,第三是对其背后力量和法则的掌握。因此,科技实际上可以用两个著名的格言来定义:来自弗兰西斯?培根的“知识就是力量”,以及来自勒内?笛卡尔的“人注定成为自然的主人和所有者”。现在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人们对于通过知识获得力量(power)并通过这种科学力量成为自然的主人如此兴趣盎然?赫费认为对此问题的回答在于人类与自然“亦敌亦友”的关系中。人作为自然的部分必然要依赖于自然利用自然,但同时自然又蕴含着摧毁人类整体的致命力量以及相对稀缺的资源。因此,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并将自然视为真正的家园,人不得不致力于“改善”(transform)自然。人类作为一种理性存在者,包含着三个方面:技术理性、实用理性与道德理性。而只有当人同时以上述三个方式改变自然时,才能将其称为对世界的“培育”(cultivate)。

     赫费教授支持,“培育”(cultivate)作为其讲座的核心概念,还与他从希腊语借来的另一个词“oikopoiesis”相当。这个词蕴含了两个部分:poiesis意味着生产、而oiko意味着使得感到舒适的场所。因此oikopoiesis的含义是:通过人的创造使世界成为人类的家园。科技,在这个意义上成为人类向自然彰显力量,并更进一步彰显自由的方式,但科技的使用是有限度的。赫费教授举两例说明对科技的不当使用可能造成的危害,前者涉及对森林和矿产的过渡开发而导致的人为灾害,后者则涉及当代电子信息科技造成的信息过载、隐私破坏和过强的感官刺激。赫费引用康德的《判断力批判》并指出,人对自然的运用必须要具有由理性而来的限度,人不应该是自然的僭主,而是合法则的贤主。

      在内在培育方面,赫费教授从人类学定义出发,指出人从古希腊开始就被定于为同时具有理性和社会性。而然,这两种潜能又碍于一种人类不可摆脱的反作用力而无法完全发挥,这就是激情(pathos),因此人不是具有理性,而是可具有理性;不是社会性,而是可社会性。人的潜能的充分实现要求人们努力地抵抗这种作为阻碍的激情。赫费教授再次援引康德,指出人从动物性上升到人性需要漫长的过程,而人有义务将自己提升到一种“人道”的层次。这种提升可以通过内在的教育完成,其又分为四步:首先是训话激情,其次是发展天赋,之后是成为共同体中的公民,最终也是最重要的,是实现人的“道德化”(moralization)。

      就第一步而言,赫费教授指出对激情的循环不意味着抛弃激情或者需求,而是抛弃激情的独断作用;就第二步而言,教授指出对天赋的培养要求全方面多维度的教育,任何对教育的专业化定义都过于狭窄。第三步,即成为共同体的好公民,这并非要求一种单纯的利他主义。相反,整个社会是一个“互惠互利”的系统,它要求的是整个社会的和谐与内恰:基础的共处要求人适合人类社会,更要的要求希望其能够符合社会一定的标准,而其最终的要求是他能够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关键角色。就第四步而言,教授指出我们对道德的定义不能仅仅局限于社会道德或者社会团结,而是首先要考虑对个体对自己的义务。对自己的义务包括使自己成为一个合法的人格,使自己在与他人的关系中具有价值。其次才是对他人的义务,这包括对普遍人权的尊重。只有通过到的话的内在培育,人才能够获得自身真正的人格价值。赫费教授还指出,对道德化培育的强调并不意味着忽略其他三者,相反,满足生活的要求是人之为人的基础条件。只有满足三个准备条件,才能最终将人上升为真正的道德存在者。赫费教授表示,只有将内在与外在的人道培育相结合,只有技术与教育统一起来,才能将这个人类身处的世界转变为真正适宜人类本性的家园。

      在提问环节,教授回答了关于核武器作为技术对世界和平影响的问题,并指出自己给出的世界共和国理论,是基于辅助性原则的。这种世界共和国有权用法律手段解决主权国家无法解决的问题。而关于方法论在何种程度上是教育的必备元素的问题,赫费教授强调,这里强调的是运用方法的能力,是一种训练。以哲学为例,能够阐释哲学家的文本,看出文本布局、要点,看出行文思路;这就是“方法论”的至关重要的定义,它意指我们拥有理解、阐发新话题的方式与方法。